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原來是兩邊都停擺難怪心悶

網誌無時間寫,新本暗沉比較像剪貼本。
難怪心煩意亂無處讓我隨意寫寫,今天才解惑。

天天都說想發文,早就混雜到忘了是要說啥,看看自己娘的網誌那些文字我估計我投胎也寫不出來。
近日只有陳昇能讓我心情安好。
如果人生就跟小時一樣,我會如何面對這幾年呢?
粗食、小吃是近日吸引我目光的趣事,當升格為精緻食物時某種趣味往往就被剝奪了。
歐陽應霽的書讓我感動流淚,如果文字是虛幻的旅行,我早就不知道去了幾趟香港並為食物們落淚。
對於用心良苦的小吃們,我想我會用一生讓她們繼續存活。
對於大四對於畢製相對就是對於人生,我也驚訝與娘有過一段非常短暫的對談。
其實母女間的關係真的挺微妙的;你我之間微距果然是最良好的模式。
我也慶幸我各方面長的算健康,養育小孩的未知感時在是無法想像。
人人人,一直是觀察對象,但最後回歸到自己身上依舊是有些模糊。
麻麻~當我在混沌中打打字時似乎又要去面對一些該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