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8日 星期三


果然還是抵不住自然法則,
只會讓狀態暴露。
只會讓自己見識到自己的軟弱。
做太多交談頂多為同情,僅次於茶餘飯後一角。
如果只是想要他人認可做些無謂的定義問題,我想這真的是可憐了。
可有可無的狀態只換更多悲情,
真是很多難過呢(笑)

只要申請註冊重生,又是新的開始。

做不到。
寧可分類更細也不願砍掉重練。
所以就再嚐嚐苦頭吧。

我一輩子都不會喜歡妳了,
我也不敢接近妳(你)了。

逃吧逃吧,只能努力的逃了。
這真是我最大的噩夢。

我真弱,糟透了。

唉,真的難過真的遠去真的害怕真的厭惡真的悲哀真的。
只能自己練金鐘罩保自己了。

wer ist held? wo ist heil?
ich kenne dich nicht
du ist keine kartoffel
wer ist held? wo ist heil?
sie liebt dich
sie liebt dich
wer ist held?wo ist heil?
ich weiß, nicht,wer sie liebt
wer ist held?wo ist heil?
spät spät spät

2 則留言:

田 提到...

爽 你還好嗎 要保重耶
開心點 =)
重點是 我已經看不懂底下的德文了(驚嚇

豪爽 提到...

沒關係~還認得出是德文就夠囉!